汕头[切换城市]
注册 登录
常熟到将乐县客车汽车15851420051
发布时间:2018-01-13 18:06:56 修改 | 删除 | 顶一下
地区:汕头
性质:个人
联系人:长途车信息3
电话号码:
手机号码:15851420051 江苏苏州移动 查询更多
QQ 号码:15851420051
邮箱帐号:15851420051@10086.cn
关键词:
发布时间:2018-01-13 18:06:56
分享到
  • http://www.baiye5.com/upload_files/qb_fenlei_/498/120049_20180111140103_wol7v.jpg

附注:

常熟到将乐县客运-豪华卧铺,超大行礼箱,承接小件托运,团体包车
咨询热线:15851420051
常熟到将乐县的汽车查询
上车地址:常熟新莲路-新莲加油站
↑↑↑电话咨询 预留铺位
途经:【长途问路】
发车时间:10:00   15:00
终点站:长途车站
发车时间:16:00
里程:全程高速
运行:A类车 DVD 饮水面 洗手间
承接小件托运,客到货到,安全可靠。

乘车安全须知

一、乘客必须严格遵守有关法律、法规和相关管理规定,服从工作人员、司机、乘务员的安排,维护乘车秩序,保持清洁卫生,爱护公共设施,文明礼貌乘车。
二、乘车时乘客应看管好随行的未成年儿童,慎防走失、摔伤、撞伤等人身安全意外事件的发生。否则,引发后果责任自负。七岁以下儿童乘车要有成人旅客携带。
三、乘客应严格看管好各自携带的行李物品,不要占用车道、人行道、候车座位堆放行李物品,若因乘客疏忽造成行李物品的遗失、损坏、其责任自负。
四、无人照料的醉酒、精神失常、无自理能力或患有急性传染病的人员不准购票乘车。
五、乘车时要坐稳扶好,头、手及身体不得伸出窗外,不准翻越车窗,车未停稳不准上、下车,不准随意开启车门。行车中不要与驾驶员谈话及妨碍驾驶员操作。


  面对仓库里积压的500多刀毛边纸,刘仰根感到了自己的力不从心。这是他承包龙栖山造纸作坊的第四个年头,可情况只比他的前任更糟。在此之前,这个位于福建将乐县的作坊已经更换了四任承包人,他们之所以放弃这个祖上传下的古老作坊,无一例外因为钱。
  建于宋代末年,已经持续生产了700多年毛边纸的龙栖山造纸作坊,即使它有着“中国现存最原始、最完整的手工造纸作坊”的金字招号,也只能和那些业已失传的古老工艺一样,渐渐沦为历史的过客。
  龙栖山造纸的历史可以上溯至宋代。彼时福建竹纸未能称善,蔡襄在闽为官,禁用竹纸,盖因 “诉讼未决而案牍已零落”。至南宋,竹纸质量始优于他省。藏书行家都知晓,福建建阳麻沙本的纸张,均采用邵武、三明、延平诸地所产之竹纸。而建阳在南宋时期一跃成为中国三大刻书中心之一。
  清人郭柏苍的《闽产录异》说,将乐纸以杨家山的京纸和龙栖山的西山纸最好。西山纸柔韧细腻,色白如雪,久置不腐。据传,《四库全书》刻印之时,清廷曾派员往将乐县购买龙栖山所产之西山纸,专为刻书之用。
  西山毛边纸的造纸原料是嫩毛竹,必须经由28道复杂的工序,历时一年多才能造出优良的西山毛边纸。古时候亦有“西山纸贵”之说法。当地造纸业的辉煌期出现在时期,百余家作坊年产纸5万余担,为闽省之最。
 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,中央政府对龙栖山的西山纸实施统购统销政策。西山纸亦作为《毛选集》、《毛诗词》线装本的专门用纸,而广为人知。仅仅用于《毛选》的西山纸,就达640多吨。
  这些典故在刘仰根和他的工人那里,已经烂熟于胸,他们甚至还能讲出更多别人不曾知晓的故事。但是这些故事都与他们以及他们手中这些纤弱的西山纸,渐行渐远。
  刘仰根说,他总是没法子给后辈更多的于西山纸的描述,因为他们的后辈,已觉得那些叙述中的辉煌,那么陌生和不可思议。
  20年前,远近的造纸作坊尚余60多家。而现在,龙栖山造纸作坊,是福建将乐县甚至三明市,仅存的一家。作坊位于龙栖山自然保护区的一片竹海里。一间大屋是工场,连通隔壁的烘焙房。外面则是浸塘和碾槽。
  不时会有少量的旅游团成员在工场的里外转悠着,工人们无措相迎。可10元钱一张的门票,让他们依然觉得眼前的这个破败作坊似乎并不值得来参观。甚至更有不屑。
  1998年,无法维系的龙栖山造纸作坊划归将乐县旅游局管理,作为一个景点对外。然而,由于参观人数极少,杯水车薪的门票收入远远不能承担这个作坊的开支。
  劈料工人陈活仙年届四十,他承担的工作是把嫩毛竹砍下山来,劈成小片,搁在浸塘里。这是造纸的第一道工序。陈活仙每天干十多个小时,工资是15元。
  踏料是最累的工序,就是把经过压榨的毛竹片踩成碎泥一样。一般人干这个吃不消。一次踏料是生产五刀纸的原料,要四个多钟头。反反复复地踩,踏料工人庐乾生体力充沛,他每天工资16元。
  刘全美是刘仰根刚请来帮忙挑纸的工人。此前的挑纸工吴林水生因为弄破了挑纸的竹帘,被老板扣了10元的钱,于是就不干了。刘全美是接替吴来的。但他也没有想在这里多干几天。他没有讲价钱,他跟刘仰根达成的协议是,他白做几天活,刘仰根借给他2000元。
  十来岁就开始学造纸的刘全美,迄今已经45年了,他说,这个手艺快要失传了,后生都去城里赚钱了。他还说,单卖毛竹或者是竹笋,也可让他生活好得多。
  龙栖山造纸作坊在上世纪六十年代40人造纸,日产40刀纸。七十年代30人造纸,日产30刀纸,八十年代20人造纸,日产20刀纸,九十年代10人造纸,日产10 刀纸。现在是5人造纸,3天一次,造5刀纸,1000张。
  刘仰根说他请不起10个人,即便是政府给他补贴给他优惠,也已力不从心,无法承担。
  县旅游局产业科的陈永国说,旅游局对龙栖山造纸作坊有补偿,每生产一刀纸,旅游管理局要赔掉将近二十多块钱。旅游局每年免掉刘仰根的山本费一万多块钱,减轻作坊的经济负担。
  山本费就是承包毛竹山的费用。刘仰根承包了300多亩毛竹。但是用于造纸的毛竹只有117亩。他说,其他毛竹产品的费用,全拿来补贴造纸这块儿了,即便这样,也还是不敷用。刘的妻子算了笔账,开工一天,他们就要付50块钱的各种费用。而这样的成本,使得手工毛边纸的居高不下。
  世代造纸,没念过一天书的刘仰根抽口呛烟,咳着说,“这是四大发明之一嘛,总该把这个纸做出来吧。如果不做那也行啊,但说得不好听一点,我们祖祖辈辈都是做这个的,没有做下去是很对不起老祖宗的。但做这个东西是真的很累,谁也想不干!不是说有没有想过,其实是天天都在想不干!”
  上个世纪八十年始,手工纸业已经完全失去了其市场优势。机器造纸的速度和产量是这些老工人们所不能想像的。八十年代中期,统购统销政策取消,这些有着40多年造纸经验的手工艺人,渐渐意识到维系他们祖辈生活安乐的手艺已不仅是他们生活的依靠,他们仍然的坚持,更像是,可以最后守护的一个理想。
常熟到将乐县客运-豪华卧铺,超大行礼箱,承接小件托运,团体包车
咨询热线:15851420051
常熟到将乐县汽车
乘车地址:常熟新莲路-新莲加油站
↑↑↑电话咨询 预留铺位
途经:【长途问路】
发车时间:10:00   15:00
终点站:长途车站
发车时间:16:00
里程:全程高速
运行:A类车 DVD 饮水面 洗手间
承接小件托运,客到货到,安全可靠。

乘车安全须知

一、乘客必须严格遵守有关法律、法规和相关管理规定,服从工作人员、司机、乘务员的安排,维护乘车秩序,保持清洁卫生,爱护公共设施,文明礼貌乘车。
二、乘车时乘客应看管好随行的未成年儿童,慎防走失、摔伤、撞伤等人身安全意外事件的发生。否则,引发后果责任自负。七岁以下儿童乘车要有成人旅客携带。
三、乘客应严格看管好各自携带的行李物品,不要占用车道、人行道、候车座位堆放行李物品,若因乘客疏忽造成行李物品的遗失、损坏、其责任自负。
四、无人照料的醉酒、精神失常、无自理能力或患有急性传染病的人员不准购票乘车。
五、乘车时要坐稳扶好,头、手及身体不得伸出窗外,不准翻越车窗,车未停稳不准上、下车,不准随意开启车门。行车中不要与驾驶员谈话及妨碍驾驶员操作。


  建于宋代末年,已经持续生产了700多年毛边纸的龙栖山造纸作坊,即使它有着“中国现存最原始、最完整的手工造纸作坊”的金字招号,也只能和那些业已失传的古老工艺一样,渐渐沦为历史的过客。
  龙栖山造纸的历史可以上溯至宋代。彼时福建竹纸未能称善,蔡襄在闽为官,禁用竹纸,盖因 “诉讼未决而案牍已零落”。至南宋,竹纸质量始优于他省。藏书行家都知晓,福建建阳麻沙本的纸张,均采用邵武、三明、延平诸地所产之竹纸。而建阳在南宋时期一跃成为中国三大刻书中心之一。
  清人郭柏苍的《闽产录异》说,将乐纸以杨家山的京纸和龙栖山的西山纸最好。西山纸柔韧细腻,色白如雪,久置不腐。据传,《四库全书》刻印之时,清廷曾派员往将乐县购买龙栖山所产之西山纸,专为刻书之用。
  西山毛边纸的造纸原料是嫩毛竹,必须经由28道复杂的工序,历时一年多才能造出优良的西山毛边纸。古时候亦有“西山纸贵”之说法。当地造纸业的辉煌期出现在时期,百余家作坊年产纸5万余担,为闽省之最。
 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,中央政府对龙栖山的西山纸实施统购统销政策。西山纸亦作为《毛选集》、《毛诗词》线装本的专门用纸,而广为人知。仅仅用于《毛选》的西山纸,就达640多吨。
  这些典故在刘仰根和他的工人那里,已经烂熟于胸,他们甚至还能讲出更多别人不曾知晓的故事。但是这些故事都与他们以及他们手中这些纤弱的西山纸,渐行渐远。
  刘仰根说,他总是没法子给后辈更多的于西山纸的描述,因为他们的后辈,已觉得那些叙述中的辉煌,那么陌生和不可思议。
  20年前,远近的造纸作坊尚余60多家。而现在,龙栖山造纸作坊,是福建将乐县甚至三明市,仅存的一家。作坊位于龙栖山自然保护区的一片竹海里。一间大屋是工场,连通隔壁的烘焙房。外面则是浸塘和碾槽。
  不时会有少量的旅游团成员在工场的里外转悠着,工人们无措相迎。可10元钱一张的门票,让他们依然觉得眼前的这个破败作坊似乎并不值得来参观。甚至更有不屑。
  1998年,无法维系的龙栖山造纸作坊划归将乐县旅游局管理,作为一个景点对外。然而,由于参观人数极少,杯水车薪的门票收入远远不能承担这个作坊的开支。
  劈料工人陈活仙年届四十,他承担的工作是把嫩毛竹砍下山来,劈成小片,搁在浸塘里。这是造纸的第一道工序。陈活仙每天干十多个小时,工资是15元。
  踏料是最累的工序,就是把经过压榨的毛竹片踩成碎泥一样。一般人干这个吃不消。一次踏料是生产五刀纸的原料,要四个多钟头。反反复复地踩,踏料工人庐乾生体力充沛,他每天工资16元。
  刘全美是刘仰根刚请来帮忙挑纸的工人。此前的挑纸工吴林水生因为弄破了挑纸的竹帘,被老板扣了10元的钱,于是就不干了。刘全美是接替吴来的。但他也没有想在这里多干几天。他没有讲价钱,他跟刘仰根达成的协议是,他白做几天活,刘仰根借给他2000元。
  十来岁就开始学造纸的刘全美,迄今已经45年了,他说,这个手艺快要失传了,后生都去城里赚钱了。他还说,单卖毛竹或者是竹笋,也可让他生活好得多。
  龙栖山造纸作坊在上世纪六十年代40人造纸,日产40刀纸。七十年代30人造纸,日产30刀纸,八十年代20人造纸,日产20刀纸,九十年代10人造纸,日产10 刀纸。现在是5人造纸,3天一次,造5刀纸,1000张。
  刘仰根说他请不起10个人,即便是政府给他补贴给他优惠,也已力不从心,无法承担。
  县旅游局产业科的陈永国说,旅游局对龙栖山造纸作坊有补偿,每生产一刀纸,旅游管理局要赔掉将近二十多块钱。旅游局每年免掉刘仰根的山本费一万多块钱,减轻作坊的经济负担。
  山本费就是承包毛竹山的费用。刘仰根承包了300多亩毛竹。但是用于造纸的毛竹只有117亩。他说,其他毛竹产品的费用,全拿来补贴造纸这块儿了,即便这样,也还是不敷用。刘的妻子算了笔账,开工一天,他们就要付50块钱的各种费用。而这样的成本,使得手工毛边纸的居高不下。
  世代造纸,没念过一天书的刘仰根抽口呛烟,咳着说,“这是四大发明之一嘛,总该把这个纸做出来吧。如果不做那也行啊,但说得不好听一点,我们祖祖辈辈都是做这个的,没有做下去是很对不起老祖宗的。但做这个东西是真的很累,谁也想不干!不是说有没有想过,其实是天天都在想不干!”
  上个世纪八十年始,手工纸业已经完全失去了其市场优势。机器造纸的速度和产量是这些老工人们所不能想像的。八十年代中期,统购统销政策取消,这些有着40多年造纸经验的手工艺人,渐渐意识到维系他们祖辈生活安乐的手艺已不仅是他们生活的依靠,他们仍然的坚持,更像是,可以最后守护的一个理想。
  但现在,连他们也已准备好,与他们世代流传的西山毛边纸,永别。

2018-1-13 18:06:40

发布人信息
用户:banys3
注册:18-01-09 10:54
离线:18-05-14 20:36
级别:钻石会员
用户认证:企业会员身份还未认证邮箱还未认证手机还未认证
信息发布2